红军妈妈

发稿时间:2011-08-23浏览次数: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欧阳球琳

        在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故乡江西吉安,王泉媛被人称为孤儿的红军妈妈。她的名字和她传奇式的人生轨迹,越来越多地为人们传颂。1996年11月,中央电视台播放过她的录相和她在长征途中的故事。《中国火炬》、《中国老年》、《江西日报》、《党史文苑》等多家报刊登载过她的事迹。她是红四方面军妇女先锋团团长。长征途中经蔡畅、邓六金、李坚贞、刘英介绍,她与王首道结了婚。1935年6月,红一、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胜利会师后,王泉媛奉命随总卫生部向两河口以西开渡,王首道则随毛泽东率领的中央红军继续北上。

       1936年10月,红四方面军前锋总队2万余人,西渡黄河,以王泉媛为团长的红军妇女先锋团作为战斗预备队,随部队一起行动,结果在河西走廊与西北军阀马步芳部队相遇。展开了一场激战,一支2万余人的红军队伍,在敌强我弱、兵力悬殊的搏斗中,损失惨重。王泉媛率领的1千多姐妹在芦源口阻击尾追敌人,子弹打光了,和敌人肉搏,最后被捕。1939年3月,她从马步芳的魔窟中逃出来了,历经磨难跑到兰州,找到八路军办事处,要求去延安归队。八路军办事处的干部说:“你确实吃了苦,但你的身份没有人能够证明,这是不好办的。”说着拿了5块银洋打发她走。可是到哪里去呢?她遥望延安方向,说了声:“母亲,你永远在我心中!”接着辗转流离,沿着红军走过的路,于1942年7月讨饭回到了江西吉安县敖城老家,从此过着非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解放后,她任过江西省政协委员、县人大代表,一度未安排她的正式工作。1962年,康克清陪同朱德元帅上井冈山,特把她接到吉安地委招待所见面,当闻知她还没有安排工作,康克清与地委领导同志说:“王泉媛是个好同志,长征时没有到延安,不是她的过错,我可以作证。应该给她安排一个工作吗!”从此便要她担任禾市乡敬老院院长。一干便是十三年。

       十年浩劫的“文革”,王泉媛又遭受着“残酷斗争,无情打击”。连民政部门规定她享受的老红军补贴25元生活费都被取消了。可她在长达十年的逆境中,茹苦含辛,呕心沥血,先后收养了七个孤儿和弃婴。曾有人问她:“这是为什么?你是怎样度过那些黄连浸泡的苦日子啊?”她满腔热情地回答:“是啊!曾经有人不懈地问我:‘你这样拼老命去拾弃婴、收养孤儿,图个什么?’我说,我啥也不图,我总觉得这些小生命无依无靠实在可怜,为了这些孩子,纵然自己累死了也值得。我是党的人,当年党把我从一个贫苦的山里妹子,培养成一名红军团长,现在群众有难处,我有责任去帮一把。这些孩子如果没有抚养好,怎能对得起战争年代支持过我们的群众呢?”话虽这么说,但一个在当时已有六十开外的老婆婆要亲身抚育这些弃婴和孤儿,期间的辛苦劳累,做过父母特别是做过母亲的人,都知道是个什么滋味。做亲生儿女的母亲,还有天生奶汁哺喂婴儿,而拾人家的弃婴,又是一位老婆婆,而且是在“文革”期间,自己没有一分钱工资,还要挨批挨斗,既要谋钱买代乳粉和糖,又要给他们看病买药,这就更不容易啊!请看她是怎样呕心沥血,用自我的精神去抚育这些“儿女”们的吧:

         1972年秋末冬初的一天清晨,天空灰蒙蒙地下着细雨。禾市供销合作社门口,有一只破箩里放着一个遗弃的女婴。柔弱的小生命,被雨淋得“哇哇”啼号,几乎快要哭死了。王泉媛听到有这么一弃婴,迅速跑到合作社门口,从破箩里捧了出来,只见弃婴身上贴了一张小红纸,写下了她的出生时日,她一计算,只生下7天。于是赶快脱下女婴被淋湿的破衣裙,忙从自己身上脱下几件衣服裹着女婴抱回敬老院。当用温水擦洗女婴时,发现她的脚和臂部、背上都已磨破,皮开肉绽。王泉媛摇头叹息说:“多可怜的女婴啊!只生下7天就遭受这样的折磨。”她一边喂糖水给她吃,一边将卖菜得来的二元钱买药给她医治创伤。由于伤痛难熬,加上雨淋后患了感冒,白天黑夜不时啼哭,为这婴儿她白天吃不成,晚上睡不成,为使婴儿舒坦一些,时时抱起婴儿在房中,像孔明踩八阵图,走来走去,口里“哦哦哦哦”唱着催小曲,往往通宵达旦没合一下眼。这一来,人也瘦了许多。精疲力竭,连说话的声音都像蚊子叫那样细小。敬老院的老人们都被她这种舍己为人的慈善心肠感动了,一起伸出援助之手,让这朵小花开放在敬老院中,以至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 另一个女婴,是1976年大年三十晚上生的,这个苦命的女婴,刚生下来她母亲就死了,家里只有一个身残多病的父亲。父亲自身生活都难以料理,哪能顾及这个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的婴儿。第二天凌晨——1977年农历正月初一,便把她用一个破烂的木箱装着,抛到在去泰和县城的公路上。当人家把这一消息告诉王泉媛时,她便即刻冒着飞雪,顶着寒风,快步跑往公路旁,在两张杉皮覆盖的破箱子里面,捧起这个冻得快死的小生灵,利用自己胸口的温暖,把这条小生命救活了。

      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要把她抚育长大,多么不容易啊!王泉媛硬是以她天生的母爱和那颗闪闪发亮的红心,一天一天,一次一次,用糖水调米粉、奶粉哺喂着这女婴的成长。婴儿一天天胖了,她却一天瘦了。敬老院的老人们都说:“王院长为这女婴自己瘦了一大半。为了给婴儿买糖,买奶粉,她宁愿自己半饥半饱,省吃俭用。”有位老婆婆,外孙女送给她吃的党参和鸡蛋,她烹了一碗送到王泉媛房里,她说:“王院长,人家过年过节都吃好的酒、肉、饭,而你没得好各异,没得好睡。天天这样劳累,我看得实在心疼。这边操劳敬老院大家的生活,那边又要哺育那些捡来的儿女成人长大,另外还要受那些没名堂的指责,实在难啊!人不是铁铸的,个个都是皮肉包着一把骨头,何况你这一大把年纪,这几年为‘儿’为‘女’为大家头发都白了许多。来,你吃掉这碗蛋参汤补补身子吧,不然你要累垮了!”王泉媛感激地说:“为这敬老院,为这些捡来抚养的孩子,你们也吃了不少苦,还帮了我不少忙,我还没感谢你们呢。这碗蛋参汤还是你自己吃下吧!你也到了这一大把年纪,需要把营养补充进去!”王泉媛操起桌上那把喂婴儿的调羹‘来,我喂给你吃!’”那老婆婆感动得流着热泪,只好端着那碗蛋参汤边走边说:“老天爷,我求你保佑我们的王院长,长命百岁,身体健康!”

        有个叫蒋华玉的女孩,5岁那年,父亲患癌病,痛得呼天抢地。她妈为她父亲去街上买药医痛,谁知祸不单行,一辆汽车把蒋华玉的妈妈撞死在路上。父亲已是癌症后期,行将就木,岂能照料女儿,不久便去世了。小华玉无依无靠,流落街头村尾,沿门求乞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饥寒交迫。如花似玉的蒋华玉,瘦得只剩一把骨头,两只眼睛陷进在骨眶里面,头上生满了虱子,全身发臭,王泉媛在禾市街上看到这么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女,没精打采在街头行乞,几乎风吹一下就要倒地。她问了一下知情者的情况,当听到这女孩小小年纪就遭到如此不幸,清瘦的脸上那双慈祥的眼睛,饱盈着泪光,马上把她领回家去,给她洗澡洗脸,换上她的衣服给小华玉暂时蔽体,接着又给她洗头,剪发除虱子。第二天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钱,给她买了花布缝了新衣穿上。小华玉聪明活泼,长相漂亮,每天围着王泉媛“妈妈,妈妈”地叫个不停。在王泉媛的悉心抚育下,孩子很快恢复了原来那种天生丽质的神韵,她笑了,王泉媛也笑了。华玉七岁那年,王泉媛送她上小学读书。在学校,老师和同学都夸华玉学习不错。敬老院的老人们也说华玉人小懂事,对他们公公、婆婆地叫个不停,很有礼貌,还能帮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劳作,都喜欢逗她玩。这时她的一个同堂叔叔听见大家对小华玉一片赞扬,一看她一副俊脸蛋儿芙蓉般的美,便把她要了回去。当时小华玉不肯跟这样一个当初不管她的叔叔走,更难舍泉媛“妈妈”无微不至的关怀,王泉媛她不舍得“女儿”离开自己,与她叔叔讲了许多求留华玉在她身边的话,可她叔叔坚决不答应,硬把她拉了走。临别时,“母女”二人抱成一团,哭得难分难舍。

        当小华玉到了叔叔家,突然偏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,没有书读,缺乏母爱,而且要她去做负荷很重的劳动,使她幼小的心灵刚刚萌发一种人生的希望,骤然又蒙上灰尘。她常常地暗暗饮泣,人也变得呆痴,失去了原来的活泼天真。不久,叔婶又把她弃之门外。小华玉眼泪汪汪,又流落在街头,又过上靠人施食的凄苦日子。王泉媛听到这一情况,马上去四处寻找,当在禾河边的桥底下,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,正饿得无奈,用小手在河里捧水充饥。王泉媛定睛一看,正是小华玉,她心都快碎了,迅速跑上前去叫了一声:“华玉,我找你找得好苦啊!现在总算找到了你。”小华玉抱住王泉媛大哭起来,“妈妈呀,妈妈呀,我不能离开你啊,我就是你的女儿呀,我的亲妈妈,好妈妈……”桥上过往的行人听了这凄惨的哭声,也感动万分。王泉媛这位红军女团长,曾横戈跃马驰骋祁连山下,与西北马家军阀冲冲杀杀,剌刀见红,她心雄胆壮,从不落泪,可这次看到小华玉这个“女儿”哭得如此伤心,她不禁泪水涟涟起来。她用手帕揩干小华玉脸上的泪痕,甜甜地叫了一声:“我的好女儿,跟妈回家去!”这样又把这个孤儿拉扯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与上面所述的这三位孤儿弃婴一样幸运,得到王泉媛    人慈母般爱护、抚养而健康成长的,还有4岁失去父母的孤儿肖扬凤;6岁死了父亲、母亲改嫁、四处流浪的周建忠;8、9岁无父无母无人抚养的肖志继、刘仁。在“文革”期间,先后一共抚育了7个孤儿,如果连1947年抚养的吴绍英,则是抚养了8个弃婴和孤儿。当王老看到一个个孤儿茁壮成长,有的还成为国家干部时,她张开嘴笑着说:“我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,我用我的爱心,养大了这一群孩子,多么幸福啊!”每到逢年过节,这些儿女们回到这个特殊家庭,与王老妈欢乐团聚,她心里乐得像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王泉媛节衣缩食、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孩子,我仿佛看到了当年党与人民的血肉亲情,依然在这位老红军团长身上闪亮。周建忠、刘仁、蒋华玉、肖扬凤等孤儿和弃婴。在王老的抚育下,摆脱了童年的厄运正在幸福成长。他们从这位红军妈妈身上,感受到了党和社会主义的温暖和母爱的慈祥。王泉媛慈母般的爱心,酿造了一个非常温暖的特殊家庭;这种慈祥的爱心,也创造了饱经风霜、历受磨难,依旧红心不老,永远青春的“红军妈妈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