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志敏虎口脱险

发稿时间:2011-08-16浏览次数:3

       1927年7月的一天,骄阳似火,稻谷飘香,吉水县城仁文书院(现吉水一中)悬灯结彩,迎接贵客。从门口悬挂的那幅大标语“热烈欢迎省派巡视员来我县指导工作”则可以看出这位贵客是上面派来的大员。中午时分,吉水县府长官陈策陪同一位英俊的少年向书院走来。人们在二楼教室阳台上打量这位少年,只见他梳着小分头,身着皂白木机纺长衫,细眉大眼,白脸红唇,虽风度翩翩,举止不俗,却有几份帼国韵味。“这是省派来的巡视员李祥松同志,千里迢迢从武汉而来”。县长陈策向中共吉水区委书记周作仁介绍。“欢迎、欢迎,李巡视风尘仆仆,远道而来,有失远迎,惭愧,惭愧。”周作仁不断点头地说。“我把人送到了,接待的事归你们,告辞了!”陈策言称公务繁忙,不能久陪,走了。“中共吉水区委在这里举办第一期党务训练班”,吃中饭的时候,周作仁低声说,“虽然国共合作,县长陈策思想进步,但是党内机密还是不应向他泄露,只能向组织上派来的人说,你说是么,这次训练班是通过招考选的人员,考试的题目是:你的志愿如何?希望你给他们上这方面的课,我们共招了140人,训练期为一个月,已经进行了18天。毕业前准备发展40名党员。”一个热情地介绍,一个认真地听。

    中午没有休息,李祥松马不停蹄走进书院礼堂,给学员上第一课,《我们的志愿是什么?》第二天又给学员讲第二课题《唯物史观》,这个课题分三讲,李祥松接连给训练班讲了四次课。

    7月下旬,中共吉水区委在县城节孝祠召开全县“二五”减租减息大会,各区、乡农民协会均派代表参加,到会人员700余名。会议接连开了七天。会议结束那天李祥松到会上作了《关于开展农民运动》的报告。这次大会开得很成功,作出了《关于秋收的时候,实行“二五”减租减息》、《农民暴动》等决议。当天晚上,节孝祠里锣鼓喧天,吉水旅吉学生青年演剧队,上演话剧《雷雨》,庆祝大会胜利闭幕。戏正在上演,演着,演着,演繁漪的女演员郭文瑶突然中署昏倒过去。这个角色不能上,怎么办?闻讯赶来的李祥松提出他来顶,原来他在读书时饰演过姨太太这个角色,台词还记得。只见他脱掉长衫,披上假发,胸罩一背,旗袍一穿,高跟鞋一蹬,粉墨登场,扭摆腰肢,操着假嗓,一位阔气又娇艳的姨太太演得活灵活现,与郭文瑶演的一模一样。认识李祥松的袁诚贤在台下看戏,悄声地对周作仁说:“他不光是政治家,军事家,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文艺家,无怪他写的小说脍炙人口呢!”

    这次会议结束以后,李祥松还留在吉水指导革命工作。但是形势对革命越来越不利。国民党正积极准备“清党反共”,制造“四七.三一”大屠杀。县长陈策调走,国民党反动派反共里手王烈任县长,同时派一个营军队进驻吉水,李祥松知道,这些军队是反共的,因为有暗号:反共的军队官兵的帽顶是白布的,不反共的军队的帽顶是灰布的,与衣服一样的颜色。国民党在街上开始公开写“欢送共产党出境”、“共产党立即离赣!”等标语,而暗中则悬赏1万银洋捉拿一个共产党要人。国民党反动派的便衣探子已经侦察到方志敏来到吉水,化名李祥松,而且还未离开吉水。国民党军队及县府警备队实行全城戒严,想预先拘捕共产党人,好邀功请赏。大家都为方志敏捏一把汗,小小的吉水县城,一营军队,40多个警备队员,守住几条通道,就水泄不通。本地人熟悉地形,又会本地话,出境还好混些,一个外地人,口音不同,想要出城真是水牛穿针——难上加难。可是方志敏却非常乐观,认为大家不必为他担忧,他闯龙潭,入虎穴,身经百险。一个小小的吉水城关,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通过。

     第二天饭后,县城西门口来了一辆黄包车,车后跟着两个背驳壳枪的便衣保镖。黄包车驶近城门,两个卫兵把枪一架,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出城门必须先检查!”一个便衣保镖上前向卫兵左右开弓刮了两个耳光,说:“你们有眼不识泰山,郭百万的千金小姐出城搭轮船去省城念书还要检查么!?”一个副官赶上来解围。黄包车的布帘掀起来了,车上的人探出头张望了一下。副官一看,怔住了,半天转不过神来,原来车上坐着一个天仙似的女郎。片刻之后,他才觉得这女郎面孔很熟,啊,是前几天在节孝祠演姨太太的郭文瑶小姐,才忙点头哈腰向小姐献媚,目光盯在小姐隆起的胸脯上。他感到失态,马上转过身,呵斥两个卫兵说:“混蛋,郭百万的千金小姐都不认识,还不敬礼相送。”几个守城士兵一直目送郭小姐下西门码头,登上文峰船,顺流而下。原来这位小姐就是方志敏化妆的,用的就是那天演姨太太用过的道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