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捉张辉瓒

发稿时间:2011-08-11浏览次数:89

        话说国民党军队十八师师长兼剿共司令部前线总指挥张辉瓒,1928年12月,亲自指挥几万乌合之众,穷凶极恶地向我中央苏区瑞金发动围剿,大举进攻。一路上,烧杀奸淫,无恶不作。

     水来土淹,兵来将挡。朱老总立即发布命令,调动工农红军反“围剿“。中央工农红军把张辉瓒部队包围在龙岗,经过一天一夜的浴血奋战,把敌军打得大败。张辉瓒有如丧家之犬,丢甲弃戈,落荒而逃。
   红四军十团一连的战士,一马当先,攻破敌军司令部。全连战士,英勇奋战,冲杀搜索,人人都想活捉张辉瓒,抢立头功。

     一班的上官云、夏侯虎、欧阳明是本乡本土的新战士,个个机智勇敢,聪明过人。特别是欧阳明,据说是名人欧阳修的后代,更是智勇双全,谋略非凡。现在上官云、夏侯虎、欧阳明3人又暗下决心,就是挖地三尺,也要抓住张辉瓒,决不能让这条大鱼漏网。

    3个人在司令部的角头角尾,楼上楼下,明沟暗道,仔仔细细地搜查,寻找张辉瓒的踪迹,结果在灶膛抓获了一个穿昵子军装的胖子,领上有3个花泡泡。3个人见抓住一个军官,个个喜出望外。一经审问,却是个伙夫。原来张辉瓒一见大势已去,扒掉这个胖伙夫的衣服与副官撬开后锅,从“狗尾巴灶”的尾巴里钻出来,逃跑了。丢下自己的衣服要伙夫穿上,顶着他的名字躲在灶里。并且交代,一旦被俘,不准说出真情。

     上官云见张辉瓒还未被抓到,赶忙找到夏侯虎、欧阳明,商量抓捕张辉瓒的计策。只见他们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阵,就分头行动。

     且不说红军战士漫山遍野地搜捕张辉瓒紧张,却说白云山对面有一座光秃秃的目连山。目连山腰有一口泉。这泉水从崖嘴上倾泻下来,叮叮咚咚响个不停,当地老表把它叫做“铜鼓滴漏”,崖嘴下面有个洞,叫“滴水洞”。夏天,山下农民引泉水灌溉水稻;冬天,只有久旱不雨时,泉水才利用作红花的“跑马水”。

     12月30日下午,山下有一个青年后生荷着锄头来放红花“跑马水”。他刚开好了圳,正转身把水向田里引去,忽然见一个人影一闪,往泉边溜过去。后生以为是南山大伯与他争水,就跑到崖嘴下面,喊道:“南山大伯,不要再躲罗,缩在洞中久了会着凉的。”喊声刚停,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无可奈何地走出来。后生一见,吓了一跳,他哪里是什么南山大伯,而是个穿着“老虎皮”的“白狗子”。后生见这家伙满脸横肉,双手插在裤袋里,知道来者不善,忙赔笑道:“老总,对不起,我实在不知道是你,以为是南山大伯呢。”那个家伙凶狠狠地瞪了后生一眼,说:“你瞎嚷什么?再乱叫,我送你上西天。”“老总,看你这福相,一定是个大官,大人不计小人过,可千万别开枪呀,一开枪报销小民的命事小,如果枪声惊动红军,伤了老总的命就不得了哇。”正如后生所料,这个家伙是个当官的。他可能就是张辉瓒,狡猾地要伙夫作替罪羊,自己却钻空子溜了。他本想从“铜鼓滴漏”溜下去逃命,不想乌龟的头一伸出来,又被放水的农民钳住了。他一听这个后生说本地话,知道遇上了农民,所以就得意洋洋威胁地说:“要不开枪容易,得依我两个条件。”“两个什么条件?”“第一,把你的衣服与我对换;第二,到你家吃一顿饭。”张辉瓒在山上饿了一天一夜,饥不择食了。“老总,换衫(衣服)可以,吃夜饭还得问过我姆妈。”张辉瓒心里在打鬼主意:只要一换衣服,就好办了。

     后生和张辉瓒对换了衣服。立即把他带回家里。刚刚进门,外面就一阵阵笃笃的脚步声远远传来。原来是上官云、夏侯虎带着3个红军战士跟踪追捕张辉瓒来了。

     张辉瓒这家伙也非常鬼,一听外面有动静,知道事情不妙,从裤袋里飞快地抽出两支手枪,三下、两下上了屋顶,准备负隅顽抗。后生见此情景,早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听说张辉瓒土匪出身,飞檐走壁,格斗擒拿,十分了得。若要硬拼,三、五个人是敌不过张辉瓒的。如今张辉瓒占了有利地势,如果硬来,很不划算。

     没等后生仔细考虑,上官云、夏侯虎已经带领战士们冲进屋子,劈面就问:“老乡,有一个胖军官躲到你屋里来了吗?”

     后生急中生智,以手向上指了指,然后打着官腔说:“什么胖鸡、瘦鸡,我家的鸡都瘟尽了,不信你们搜吧!”夏侯虎正要再问,只见后生塞给他一张字条,并双手搡他们出去。上官云会意,故意说:“你这个山古佬蛮会扯皮,我们说钟鼓楼,你就哇大码头。没功夫跟你磨,快到别家搜查,免得误了大事。”

   众人走远了,后生把张辉瓒“请”下来。张辉瓒趴在屋顶上,只看到外面的动静,看不到屋内的小动作。可是后生与上官云的对话却听得清清楚楚,听了这段对话,张辉瓒对后生有几分信任。

      吃了晚饭之后,后生对张辉瓒说:“老总,我爷常说,车水车到泥,救人救到底。我愿意把你带出去,就不知你肯不肯出高价。”

     “你愿给我带路?”张辉瓒悟出一个道理,刚才不让红军捉走他,原来是为了高价。“当然愿,不过我就是想发财,能给多少钱?”“别的没有,给你这个!”张辉瓒边说边从裤袋拿出一块旧手表,后生一看,不屑一顾地说:“这个破烂家伙,只能换二两米糖!”“破烂家伙?你去看!”张辉瓒把手表往墙上一甩,“当啷”一声落了两丈远,后生过去捡着一看,秒针还嘀嘀嗒嗒在走着,心里暗暗佩服这手表的防震能力。“看到了吧,这是真正的金壳瑞士表。卖出去,你母子至少可以坐吃五年!”“真的有这样大的价值,那我就发财罗!”“慢,你说的话我不大相信,你有什么可以作凭信?”“得人钱财,为人消灾。这样吧,你若不信,先把我姆妈捆起来,锁在房里,如果无信,回过头来你可以把我和姆妈一起处罚。”说着,后生真的找来一根绳索,把娘五花大绑起来,关在房子里。娘破口大骂儿子,后生也不管。

     张辉瓒深信不疑,乖乖跟着后生走。后生把张辉瓒引向通往东固的路。张辉瓒熟悉军事地图,知道过了东固,就可以找到富田、值夏一带的保安团。护送他经吉安回到南昌。想到这里,心中十分高兴,不觉加快了脚步。两人匆匆行走,进入了一片参天的竹林。张辉瓒东张西望,觉得没有什么动静,只见路旁突然有一根又粗又大的毛竹弯下来,对着这根弯竹的路上有一条小沟。后生纵身一蹦,跃过小沟,随即大叫一声:“小心!”张辉瓒正在得意忘形之时,猝不及防听得一声大叫,以为有什么情况,吓得后退了一步,抽出手枪,眼睛专注四面八方,没提防一只脚不小心踏进路中间一个松软的土坑,陷了下去。“扑通”一声,张辉瓒一只脚被麻绳扣着,被弯着的竹杠吊在空中,似钓着的青蛙一样,荡来荡去地打秋千。原来张辉瓒踏着的是一种捕野猪的工具——竹弩,一二百斤的野猪吊上了也动弹不得。张辉瓒知道上了当,后悔莫及,极力挣扎,想脱摆绳扣,但是人已悬空,而且是倒挂着钩在竹杆上,只好无可奈何地地握着手枪,在寻找射击目标。突然“叭叭”两声枪响,击落了张辉瓒手中的两支手枪。竹林里跳出上官云、夏侯虎和后生等众人,一拥而上,把张辉瓒活捉了,人押往红军司令部,手表交了公。

      上官云、夏侯虎怎么会从竹林里一下子窜出来呢?因为上官云接到后生的纸条,出来打开一看,上面写道:“装好吊,在翠竹岭等候。”他们两人摆好套狼的利器,藏在附近的竹林里,等候多时了。那后生是谁呢?这后生就是欧阳明,李定计化装成农民,本想把张辉瓒引到屋里来关门打狗,后来见张辉瓒非常凶顽,又改变了计划。再一点应该交待的是多亏那个房东,扮演了后生的娘,而且遭了受绑之苦。

   上官云、夏侯虎、欧阳明几个战士活捉张辉瓒的故事在当地流传开了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